有人称智能音箱将成为智能家居的新入口,随着我国文具企业在设计、制造等方面的进步

导读:文具制造业处于相关产业链的中游,上游为原材料供应商,下游为销售渠道商。由于不同于行业的上游原材料差别较大,此处以书写工具为例对相关产业链进行说明。1、文具品类丰富,上下游产业链完整
我国传统文具是指文房四宝——“笔、墨、纸、砚”。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人们的文化生活日益丰富,文具的概念也在不断更新和扩展。目前所说的现代文具用品通常是指与办公、学习等活动相关的各种工具,一般可分为书写工具、学生文具、办公文具、教学用具和其他文教办公用品等多个细分类别。不同细分类别下又有多种文具产品,品类极其丰富。文具行业分类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文具制造业处于相关产业链的中游,上游为原材料供应商,下游为销售渠道商。由于不同于行业的上游原材料差别较大,此处以书写工具为例对相关产业链进行说明。书写工具的上游原材料主要包括笔头、墨水和塑料原粒,下游则是各种不同的渠道经销商。书写工具产业链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笔头是制笔的核心部件之一,为满足高品质和规模化供应的需要,全球范围内的主要品牌制造企业以向瑞士PREMEC采购为主。近年来随着我国在笔头制造技术上的不断突破,能够批量供应笔头的生产企业开始增多,笔头采购成本呈现下降趋势。但制造笔头所需的易切削不锈钢、铜镍合金等柔性钢,以及高精度多工位笔头加工设备仍依赖进口,笔头制造的原材料主要被日本垄断;墨水同样是制笔的核心部件之一,我国的墨水生产企业众多,但是能生产高品质墨水的企业屈指可数,尤其是中性墨水,大部分仍依赖进口。全球知名品牌制造企业仍以进口日本Mikuni和德国Dokumental等公司的墨水为主;在书写工具的制造过程中通常要用到大量的塑料原粒,包括PP、PMMA、PC、ABS树脂等。由于塑料原粒是仍原油中提炼而成,因此原油的价栺变化会传导至塑料化工行业,并进一步影响到制笔行业的成本。但该价栺的传导通常有一定的时滞,且大型文具厂商议价能力强,受影响程度相对较小。制笔的上游原材料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下游销售渠道主要分为经销商、KA(文具超市)和直销三种。文具的小商品特性决定了它的销售地点十分分散,自建营销网络的成本较高,因此传统文具销售以经销商为主,学校商圈是各种经销终端聚集的区域;KA销售是指文具制造企业直接将文具销售给大润发、沃尔玛、家乐福等全国性的连锁销售商,通过这些销售商广泛的销售网络、较强的销售能力和跨区域销售的特点,来实现销量的上升;直销模式主要是通过电子商务和规模化采购的形式为大中小客户提供一站式的购买服务,目前该模式在国外发达市场已经较为成熟,在我国仍处于发展阶段。下游主要销售模式比较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2、“小产品,大市场”特点突出
我国文具行业最早兴起于上世纪80年代末,是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仍百货业分化而来。早期的文具产品较多依赖进口,文具企业更多扮演经销商的角色。随着我国文具企业在设计、制造等方面的进步,逐步浮现出部分具有较强设计研发和生产制造能力的企业。我国的文具行业在长期的发展、变革与完善过程中已经形成了“小产品,大市场”的特点。小产品是因为单个文具产品的市场空间都比较小,文具品种分散;大市场是指整个文具行业市场空间巨大。根据数据显示,我国的文具行业规模约为1,500亿元(约合215亿美元),而国际文具市场规模更是高达2500亿美元。行业数据显示,我国文具行业规模以上生产企业的主营业务收入近几年都保持了10%以上的较快增长速度,其中除了2015年前10个月增速有所下降之外,2012-2014年增速均保持在20%左右。我国文具行业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及增速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相比之下,根据数据,全球文具行业2007年到2013年的CAGR仅为1.09%。我国已成为全球增速最快的文具市场之一。
3、龙头企业竞争壁垒较高
我国文具企业多达8000多家,多数企业仅开展为大型企业生产零部件及贴牌生产的业务,因此行业进入壁垒不高。但作为少数龙头企业来说,它们在成长过程中会不断提升竞争壁垒,主要有品牌壁垒、营销渠道壁垒和技术及设计壁垒三方面。
品牌壁垒
市场认知度和美誉度是品牌竞争力的综合表现。市场认知度越高,说明品牌的潜在消费人群越广泛;美誉度越高,则消费者对该品牌的消费粘性越强。领先企业通过多年的产品定位和市场推广,已经建立了牢固的品牌优势,对于新进入者来说,要想为众多消费者所接受,不仅需要高昂的推广费用,还需要长时间的积累。
营销渠道壁垒
文具属于快速消费品,因此广而深的营销网络是产品能够及时销售的保证。在产品本身无太大差距的情冴下,对终端营销网络的覆盖能力就成为文具龙头企业的核心竞争优势。广泛覆盖的营销网络不仅能帮助龙头企业抢占市场份额,还能对市场变化做出及时快速的反应。但对新进入者来说,营销网络的建设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很难在短时间内对领先企业形成压力。
技术及设计壁垒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文具产品虽然体积普遍较小且结构简单,但涉及到笔头、墨水等等精密制造和精细化工研究领域时,难度仍然较高,甚至对于龙头文具企业来说也还处于不断研发阶段。此外,随着消费者消费理念的变化和消费水平的提高,人们对文具的工业造型和外观设计有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只有具备较强的技术及设计能力,才能使企业仍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龙头企业竞争壁垒高

导读:综观行业内利润率高于平均值的企业,大部分都有自己的特色,并且都在不遗余力地开发高附加值的新产品。走低价路线也许可以解决一时的燃眉之急,却不是促使企业稳定增长的长久之计。2016年家纺行业经济运行数据近日出炉,总体来看,行业在经历了多年的迅速发展后,前进的步伐开始逐渐放缓,而迅速发展所带来的行业问题正逐渐显现———企业两极分化加剧。在中国家用纺织品行业协会跟踪统计的企业中,效益上升的企业占总数的46%,效益下滑的企业占总数的54%,企业发展呈现两个极端。??优质企业与大众企业差距拉大最新发布的家纺行业经济运行分析显示:2016年,国家统计局统计的1855家规模以上企业完成主营业务收入2720亿元,同比增长3.21%;实现利润169.73亿元,同比增长5.48%,增速较上年提高1.69个百分点;利润率6.24%,比上年提高0.14个百分点。中国家用纺织品行业协会跟踪统计的226家企业利润率7.71%,比上年增长0.28个百分点。协会统计的集群利润率6.36%,比上年增长0.14个百分点。这些数字说明中国家纺行业整体保持了健康发展,主要经济指标缓慢增长。但在增长的“喜讯”之下,却透露出引人深思的行业发展现状———企业两级分化趋势不断加剧,强者愈强、弱者愈弱。据统计,2016年,在1855家规模以上企业中,亏损企业亏损额同比扩大12.18%;而赢利企业利润总额合计同比增长了5.62%。协会跟踪统计的企业中,效益同比下降的企业占统计企业总数的54%,企业数超过了效益增长的企业,且企业发展呈现两个极端,效益增长的企业,企业其他主要运营指标也呈现好的发展势头,效益下降的企业则反之。其实,“两级分化”现象早在几年前就已在家纺行业发展中冒出端倪,只是近两年这一现象愈发严重,分化速度不断加快,企业间效益差异拉大,优势企业的优势更加明显,而处于劣势的企业困难也更多。在企业两级分化趋势愈发明显的背后,所体现的其实是优质企业与大众企业拉开了实质的距离。??特色产品能否成为缩短差距良方?企业发展的方向问题或是两级分化日趋明显的原因。品牌是走高端路线还是打低价牌,或者是花大成本走出特色还是致力于低价产品的生产一直是困扰企业的重要问题。当一些企业意识到经济环境欠佳,就马上收紧新品开发,缩小生产规模,仅维持平价产品的生产;而另一些企业则选择“铤而走险”,有意在科技上加大投入。这一点,从已上市的家纺企业年报中便可窥见一二。如在营收、利润双增长的企业中,富安娜、孚日、梦百合、太湖雪等企业均根据自身的情况,量身打造了发展规划,花大成本走出特色,研发具有创新性的特色产品,他们并未因受大环境欠佳的影响,而走保守路线。如在家纺商品研发方面,富安娜再次引领行业潮流趋势,开启“以色彩重新定义家居生活方式”。从产品开发的系列性到门店陈列的色彩区间,富安娜满足和迎合消费者对于家居生活中色彩的需求,推出具有特色的全新的五大色彩系列家居产品。在此模式下,2016年两季新品销售都取得较大的业绩突破。孚日则通过强化品牌运营,进一步优化营销渠道,市场竞争力得到提高,全年销售同比增长8%。其中,孚日品牌经过推出“A+生活”绿色生态新理念,调整产品结构,经销商质量进一步优化,全年销售同比增长29%,品牌形象明显提升。而梦百合通过完成对绵眠(上海)智能科技的投资跨入智能家居领域,通过在智能家居技术方面的战略合作,促进公司传统业务与绵眠科技智能睡眠产品产生良好的协同效应,降低智能产品成本,进一步提升核心竞争力。而在营收、利润双下降的家纺上市企业中,如卡撒天娇、维科、古麒羽绒、晚安等在去年均没有什么“大动作”,大都采取保守战略维持生产,因此在大环境不利的情况下,企业营收难免也受到一定影响,但庆幸这些企业自身的基础牢靠,下滑只是暂时性的。但更多的倾向“维稳”的大众企业则在这场拉锯战中,与“优质”二字渐行渐远。细思之下不难发现,两者之间拉开的不仅是营收数字,更多的是经营思路与理念。虽然在现阶段大众产品更有销售优势,但是大众产品谁都能做,不具备挑战力,而且随着消费习惯和理念的改变,消费者需要的是有更多、更高附加值的特色产品,如绿色生态科技家纺、智能家纺家居等,虽然它们在短时间内由于略高的价格在销售中不占优势,但是从长远来看,它具备了吸引长期消费的重要因素———利于健康,这样的附加值是消费者无法拒绝且越来越重视的。低价产品成本小,价格低意味着利润也低,而绿色家纺、生态家纺、智能家纺等用于科研的投入大,价格自然高,同时附加值和利润也高。综观行业内利润率高于平均值的企业,大部分都有自己的特色,并且都在不遗余力地开发高附加值的新产品。走低价路线也许可以解决一时的燃眉之急,却不是促使企业稳定增长的长久之计。由此看来,注重研发创新,提高产品附加值,似乎正是优质企业为那些徘徊在两级之间的家纺企业做出的表率,大众企业应努力探寻提高自身竞争力、缩小分化差距的道路。这也正应验了那句名言:“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虽然这些大众企业在纵向上与具有开拓精神的优质企业拉开了距离,但在横向上,却有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同时也拥有了探索细分市场的机会。

导读:在本届CESAsia上看到,冰箱、油烟机、甚至是穿衣镜都配备了显示屏。这些设备均可通过显示屏与使用者交互,为人们带来更为人性化、智能化的生活,这也是智能家居产品未来发展的方向。近两年,在智能化大趋势下,人工智能浪潮无疑为智能家居行业带来新的希望,从日前举办的2017年亚洲国际消费电子展(简称“CESAsia2017”)上便可以略知一二。本次展会上,人工智能、虚拟现实、3D打印等新兴技术成为展会期间亮点,智能化不出意外的成为本次CES主要基调。在本届CESAsia上看到,冰箱、油烟机、甚至是穿衣镜都配备了显示屏。这些设备均可通过显示屏与使用者交互,为人们带来更为人性化、智能化的生活,这也是智能家居产品未来发展的方向。透过展会上的高新产品我们不难发现,当前主流互联网企业和家电企业,正在从过去的堆砌硬件向智能化发展。在可穿戴、照明、窗帘等产品背后,有越来越多企业开始重视以控制中心(如电视、手机)控制其他不同的智能硬件(如空调、热水器、洗衣机等)。智能家居产业正在走入到前所未有的绽放期,智能家居模式也孕育着多种多样的经济增长动力,而人工智能就是让智能家居发生改变的重要因素。以智能音箱为例,自Amazon于2014年11月推出智能音箱Echo,至今不过两年半,已实现千万级销量,Alexa也成为连接众多应用的连接中枢。也因此,有人称智能音箱将成为智能家居的新入口。而就在近日,苹果在开发者大会推出HomePod,正式宣告杀入智能音箱市场。在6月5日苹果举行的第28届WWDC全球开发者大会上,苹果硬件产品智能音箱HomePod作为压轴亮相,为智能家居行业带来一丝不一样的气息,也代表着苹果公司下定决心,想在智能家居行业,也做出自己的品牌。而说到智能音箱系列,基本上先是由亚马逊Echo开启整个智能扬声器市场,然后谷歌凭借GoogleHome也随后加入其中。而现在苹果也在这次WWDC2017上正式发布HomePod音箱,最终市面上三款主要产品正式成为三足鼎立的局面。尽管苹果的加入,在一定程度上给智能家居市场中的大部分小型初创企业带来不小的压力,甚至面临被淘汰的危险。但不得不承认,苹果的入局也为整个行业带来了新的生机。试想,被一家全球性的知名企业所看好,也就意味着智能硬件市场,乃至整个智能家居市场依然有可挖掘的潜力,甚至蕴藏着巨大的发展空间,这对于萎靡不振的圈内企业以及整个市场无疑是一剂强心剂。但我们也应注意到,不管是智能音箱还是其他家电单品,若无法形成产品、应用与数据的生态闭环,智能家居的入口目标很难达成。因此,打造完整的开放的生态圈,将成为接下来几年智能家居行业所必须去做的事,而人工智能将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